uio674048199 发表于 2018-01-07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催眠后辈(2)


原名:催眠后辈
作者:爱欲ほね
出处:/goukanla.com/url/d08ca81650fd47b3
翻译:UZI
属性:MC,淡色
必发:物恋
次发:四合院,SIS会所,一人堂,伊莉(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不定期嘛(?

  期待多人PLAY的要失望了,这篇登场人物就真的很少很少……

  另外我本来想扣起进度,等个一两星期才发文钓下回帖的,可是我完稿冲动
的尿性发作实在等不及了(啥小?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第2话)


  甘夜奏同学拜访我们创音部,是昨天的事情。

  在那之后,我总感到好像齿缝有甚么堵着似的违和感。

  原因当然是甘夜同学的事。

  「那么要小心行车啊你们~」

  老师一如以往的提醒成为了今天课业结束的通知。

  我带着焦急的心情第一个冲出了课室。

  甘夜同学那个谜一样的行为是甚么回事。

  虽然也可能是她偶尔耍呆了一会而已,可是我对于她那不到数秒的异常状态
感到无比在意。

  「……确认一下吧。」

  我跟平常不一样,从另一个方向远离课室。

  目的地是隔了两个课室的班级。

  「咦~甘夜同学有玩音乐啊~」

  「嗯嗯,在这方面我很有自信喔。」

  找到了。

  在准备回家的学家群里,我发现了甘夜同学。

  似乎是在跟其它女生谈天着,不是马上就离开的样子。

  「……好难……」

  好难搭话!

  甘夜同学旁边的女生都很整洁,或者说很会打扮,看起来就是个水准有够高
的群体啊。

  说不定,是跟长相漂亮的甘夜同学混在一起的同学吧。

  虽然有够利己,可是在校内集团行动也是必要的。

  「嘻嘻~」

  甘夜同学散发着早已成为群体中心似的存在感。

  她那个稍有差池便会被视为嚣张忘形的口吻,似乎被当成率直的言行而受到
接纳了呢。

  人际关系依环境气氛成立,在这方面她一定是胜者吧。

  「啊。」

  这时候,我跟甘夜同学四目交投。

  因为她停下了话,那群女生们的视线也朝我集中起来。

  她们那副在动物园看到奇怪生物似的目光令人不禁害怕起来。

  可是,要是我这时候烙跑,就没有搭话的机会了,而且还会被贴上『盯着这
边看的怪人』的不堪标签。

  「甘甘夜同学!」

  「嗯怎么啦~?」

  我——虽然紧张到咬舌——叫喊着她的名字。

  某种意义上,现在正是搭话的最好机会。

  「谁啊?」

  「昨天参观学部时认识的人啦。」

  「咦,甚么部?不是轻音部吗?」

  「那个,甘夜同学,昨天来参观的时候,是不是忘了拿走东西啊?」

  我用早已准备好的理由对她邀请着。

  「嗯?没那种事喔。」

  「可是很奇怪啊,有我不知道的东西留在部室了,所以我就以为是甘夜同学
的东西……」

  「甚么来的?」

  「啊,不,我不敢随便拿走,所以留在部室了。可以请你来看看吗?」

  遗留物品甚么的当然不存在,只是我唬烂的。

  可是,这么说的话她就会来部室,到时候再随便拿点甚么小玩意让她看看就
好。

  问题是甘夜同学会不会跟着我来,以及这群女生会不会跟着她一起来。

  「那,没办法呢。不过今天我也有练习,不能听曲子喔。」

  「嗯,没问题的。」

  「那么,我走啦~」

  「顺风~小奏掰掰~」

  甘夜同学对她们挥挥手,脱离了那群女生的包围。

  刚好遇上她有练习的日子,似乎是我走好运了。

  我望向走在旁边的甘夜同学。

  随着风吹,她发丝间散发着女孩子的香气。


     *****     *****     *****


  来到部室时,我第一件作的事是把早已准备的音响打开。

  只需按个键,扬声器就开始播放设定好的音乐。

  「等等喔,应该是在……」

  「嗯嗯。」

  甘夜同学双手放在身后,不可思议地左右眺望着。

  虽然没事播着音乐跟昨天比起来很具违和感,可是她似乎因为这学部的性质
而没有多加追问。

  「找到了,这个这个!」

  「嗯~果然不是我的东西嘛!」

  「那这是打哪来的啊。昨天才出现的耶。」

  我随口延续着话题。

  她还没变成那时候的状态。

  可是音乐还在播放着,不到结束部份不行,所以我还得再争取点时间。

  「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啊~」

  甘夜同学似乎没打算慌忙地跑掉,或者应该说,开始把意识投放在播出声音
的方向上面了。

  果然甘夜同学很棒啊,对我的音乐是存在热情的。

  「那么,这不是甘夜同学的东西啰?」

  「……嗯……是的……」

  肩膀一颤。

  因为再看到了昨天那个违和感的出现。

  「……」

  我眼也不眨,仔细注视着甘夜同学。

  甘夜同学跟那时候一样,摇摇晃晃的,双眼望着甚么都没有的虚空。

  「……你是甘夜同学对吧?」

  「……嗯……我是…………甘夜,奏……」

  甘夜同学双肩脱力,毫不设防的站姿仍然稳稳的。

  我很自然地锁起了部室的房门。

  也许是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哪怕是偶尔路过也好——看到现在的甘夜同
学的模样。

  「甘夜同学,我可以问你问题吗?」

  「……是……可以……问我问题……」

  我脑海中冒出了昨天就拟定好的几个问题。

  那时候她也很老实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直言不纬的口气,软弱无力的身姿,奇异的反差让我被深深吸引住。

  「现在的你,是怎样的状态?」

  我抛出最能满足好奇心的问题。

  要是她会老实回答,一定能够解答我的疑问。

  病?梦游?还是演技?

  甘夜同学沉默了一会之后,才慢慢张开那樱色的嘴唇。

  「现在,只有你跟她两人吗?没其它人在吗?请老实的回答。」

  回应我的,是跟刚刚截然不同的流畅口吻。

  我被吓了一跳之后就用力吸了口气,仔细咀嚼这番话的意义。

  「……没有其它人,只有我跟她而已。」

  「………………明白了。那么,我说明吧。」

  甘夜同学的口调,不是甘夜同学。

  不单是谈吐的字眼,连气息感觉都不一样,甚至应该说这就好像是甚么录音
被再度播放出来一样,带着生硬感。

  「你是,跟我一样,作出了催眠音声的人。」

  「催眠音声?」

  「催眠音声,是唤起指定人物被植入的催眠暗示,特制的音源。你巧合地制
作出它,并巧合地让受到催眠植入暗示的人,听到了这段音声。结果,就是现在
的状态。」

  老实说,这些话我都没怎么听得懂。

  总而言之,蹦出来的重点单字是『催眠』,或者说暗示。

  「陷入这个催眠状态的人,会接受一切说话,真摰地回答问题,不抱疑问地
服从指示。被说出『起来』,『醒来』,或者被闲置五分钟以上,将会解除。」

  在这状态,不管甚么话都会服从。

  我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不禁为之战栗。

  这段话连我都能够理解。

  换言之,甘夜同学被甚么方法植入了暗示,受到了催眠洗脑。

  那么,对我说这些的人——

  似乎是在等待我的提问,甘夜同学只是默默望向我,动也不动。

  「你是……」

  「制作这个的理由,是某个组织的实验。我不能详细说明,你最好也不要想
去探究。」

  「组织……」

  「我们害怕曝光。因此,要是利用这个状态的人,让他人知悉,或者破坏这
个人的人生,我们将会把你视为死敌,全力予以排除。同样,将这段催眠音声流
放于网络上,视为同义。」

  让我脊柱一寒,难以名状的恐怖涌出。

  这在说甚么我完全不懂。组织?催眠?

  这就好像是被吐出一堆莫名其妙的鬼话,然后告诉你反抗就会被杀一样横蛮
无理。

  彷佛看透了我的想法,甘夜同学——或者说『使用』着她的人——小小的叹
了口气。

  「尽管如此,亦不需要如此不安。我们也不希望事情浮上台面,也不希望动
用无谓的劳力。而且,我深信跟我一样,能够制作出催眠音声的人,是个很聪明
的人。」

  「深信……?」

  「因此,跟刚才所说一样,只要不公诸于世,不祸害人生,要对这个人做甚
么事都没问题。当成很好用的下仆,甚至视为苦力奴隶,我们也不会插手,甚至
不再作任何介入。这是对你作出强迫保密的保障,以及对作出催眠音声的你表示
敬意。」

  「…………」

  「……那么,请容我在此告退,再见。」

  『使用』甘夜同学的那个人说完之后,就没再继续说话。

  甘夜同学本人,则是摇晃地静立着。

  我不禁认真思考刚才被说的事。

  催眠甚么的,操控他人甚么的,对我来说可是不得了的能力,这可是没把人
当成人类看待的外道暴行啊。

  虽然被他们致敬了,可是我对那些家伙只感到厌恶而已。

  可是,有一件事可以说是好事。

  甘夜同学从那个组织的罪恶中解放出来了……如果他们说的话是真的话。

  想到我的行动多少成为了拯救甘夜同学的重要一环,被那些人尊敬的恶心感
也就得到了舒缓。

  「甘夜同学……」

  她没有反应,似乎只叫唤名字没意义吧。

  只要我叫醒她,甘夜同学就会回复正常。

  在那之后,只要我不再让她听我的音乐就好。对——

  「…………让她,不再听我的音乐……?」

  我的心底响起了沉钝的响声。

  第一次得到的理解者,第一个听我音乐的人,因此永远消失。

  明明,为了这些曲子在拼命。

  连听都不会再被听。

  「可是,音乐的话,再作就好……」

  但是,再作的音乐,有谁会听。

  我很自然地凝望着仍然处于催眠状态的甘夜同学。

  「甘夜同学,你……你决定参加的学部了吗?」

  「……是的,决定了……」

  「你会加入哪个学部?」

  「……会加入……轻音部……」

  二重的冲击重重轰在脑袋上。

  不,说是当然也是正常的。这个学部又小,给人印象又不怎么好。

  「为甚么,是轻音部?」

  「……因为,有又开朗,又好的成员……班上的,同学也在……还理解,我
的活动,说有练习时……不用赶来,也可以……」

  「创音…………创音部,如何?」

  「……嗯……虽然有投缘的人,可是,感觉……跟我的活动没有交集……」

  如果甘夜同学加入的话,我打算让她唱我作的曲子。

  那样的话,让更多人听到带有自我风格的音乐,就有可能让更多人理解我的
音乐了。

  我是这样相信着的。

  轻音部的话,无疑是个不错的地方。

  可是,甘夜同学真的被那边给接纳了吗。

  从我的角度看来,跟砧手练习并合起来甚么的只有最初会作吧;他们会在文
化祭搞演唱,而且热心练习,就算是暑假都会回学校进行部活。

  要是让只能稍为出席练习的甘夜同学加入她们,会怎么样?

  嘴里说没事,但之后必定会出现不满,说不公平甚么的;音乐系的人本来就
是感性率先的人,道理跟约定甚么的都会扔在一旁不甩吧。

  而且,甘夜同学那么漂亮,因此让乐队成员产生磨擦也是很有可能的。感性
的人在这种事就会不顾一切的啊。

  「轻音部,有同班同学参加对吧?」

  「是的……最初,对我搭话的朋友群……」

  甘夜同学无表情的脸稍为舒缓下来,回答着我。

  要是出现感情纠葛,让班上都受到影响的话,身为转校生的她一定会被孤立
起来。

  也许说得比较浮夸,可是组乐团的人都是有这种性质的家伙,才会把音乐当
成是宣泄脾性的东西啊。

  但是,我对甘夜同学这样说明的话,她会理解我吗?

  她会相信我这个只认识了一天的人,然后改变想法吗?

  当然,不可能。

  「我…………我……」

  我不禁抱头。

  脑袋中自己刚才考虑的种种东西如果都过度夸张,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欲的
妄想的话。

  接下来——

  「甘夜同学……听你好好听着……」

  我开口对甘夜同学说道……


         【TO BE CONTINUED】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城市骚年 于 2018-1-7 21:5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