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wdgn 发表于 2008-12-31
  夫妻故事汇之二十 淫荡之旅(17)



  (紧接上文)     (5,417字)
    
  周五的早上,我起个大早赶往商务谈判的地点。离开酒店房间的时候,保拉
还在熟睡。昨晚在餐厅的暴露让我们俩都很兴奋,回来后的性爱十分的畅快。所
以,在上午的会议中,我的阴茎一直处于坚硬的状态,脑子里也尽想些做爱的事
情。好在我们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一切都只是走个过场,重要的事项已经确定
完毕了。

  到下午6点左右,商务谈判圆满结束。我走出大楼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奔
驰车停在离大门不远的路边。看到我走出来,司机跑过来问我:“请问,您是戈
登·巴克斯特先生吗?”

  “是的。”

  “太好了。您好,巴克斯特先生,我是菲利普。路易斯·门德斯先生让我来
接您,我一直在等您,请上车吧。”

  汽车飞快地出了城,在乡村公路上疾弛着。我们似乎走了很长一段路,等到
达路易斯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时间大概到了8:30左右。就像保拉说的那
样,路易斯看来非常有钱,他的家住在一幢大别墅里。在美国,这样大的房子至
少值几百万美圆,我不知道智利的房地产市场情况,但这房子也必定价格不菲,
它的内外装饰都非常豪华。

  无论是保拉还是路易斯都没有出来迎接我,代替他们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
人,操着稍带口音但很流利的英语欢迎我。

  “您好,我是塞拉塔。路易斯告诉我您要来这里作客。在这里,我负责照顾
您,满足您的任何需要。”

  她的话带有明显的双重含义,毫无疑问,她就是保拉告诉过我的那个女仆,
她甚至可以满足我的性要求。

  塞拉塔性感迷人,大约5英尺5英寸高,130磅重。她的乳房非常丰满,
至少应该是36或者37D罩杯,由于她的腰很细,胸部就更显得突出了。她头
发是黑色的,典型的智利妇女的发式,直直地披散在她的肩头,显得简约大方。
她身穿一件紧身套裙,裙子下摆刚好在她膝盖以上一寸。她脚上穿着一双四英寸
高跟的高跟鞋,使她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挺拔。她的屁股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
浑圆丰满的臀部紧紧包裹在那紧身的裙装下面,让人不禁心旌摇动。

  看外表,她绝对是一个风骚欲强的女人,也是个让男人一见就想上的女人,
但由于我昨晚纵欲过度,现在竟然没有太大欲望,于是我决定假装没有听懂她话
里的意思。我对她说道:“恩,我整整忙了一天,现在又累又饿,你能先帮我找
点吃的吗?另外,我还想看看我的房间。”

  塞拉塔笑着说道:“好啊。如果你再什么别的需要,请打内部电话通知我,
我的号码是100。”

  塞拉塔为我准备了一些奶酪、火腿、三明治、啤酒和美味的法国小面包。我
的确有些饿了,很快就狼吞虎咽地吃完了。

  “恩,非常好吃。谢谢你,塞拉塔。现在,你能带我去我们的房间吗?”

  她带着我穿过大堂,来到一个很大的卧室。那卧室装饰非常豪华,带有一个
很大的浴室和一个很大的衣帽间。她领着我在卧室转了一圈,问道:“您还满意
吗?”

  “喔,非常好,真的非常好。请问我妻子和路易斯现在在哪里啊?”

  “恩,只要您喜欢就好。您妻子和门德斯先生在他的卧室里呢。”

  我有点吃惊,不是吃惊我妻子和路易斯在一起,而是吃惊她这么直言不讳地
说出来。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塞拉塔注意到了我的不快,她赶快说道:“对不起啊,门德斯先生告诉我说
你知道并理解他和您妻子的事情,是吗?是不是我说错了啊?”

  “不不不,不是的,你没有错,是的,是……,哦,我是知道的,”我结结
巴巴地说道,“我只是一时忘记了。咳,我今天忙了整整一天,都忙糊涂了。一
切都好吧?我的意思是,他们还会来见我吗?”

  塞拉塔没有马上回答我,我想她一定还是没有领会我的意思,于是又说道:
“我是问,他们一切都好吗?我妻子好吗?她今天还没见过我呢。”

  “她很好,巴克斯特先生。”

  “噢,那好吧,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我只是感觉有点奇怪,竟然没有人来
见见我。”

  塞拉塔沉默着。

  我又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客人来了,主人竟然不出来迎接一下。
也许这是你们智利人的习惯?是吗?”

  “不,我们这里的习惯跟你们美国一样,如果客人来了,主人都是要出来迎
接的。”

  “哦,如果这样,那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塞拉塔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大胸脯剧烈地起伏着,说道:“巴克斯特先生,
您的妻子没有出来见您,是因为她正在和门德斯先生做爱,我想您是知道的。真
对不起。”

  “哦,不,不要说抱歉的话。是啊,是啊,你说得对,我应该知道的,我肯
定知道的,是我问得太傻。我很抱歉,我可能是太累了,脑子没想清楚。我只是
想知道,现在他们在哪里,可以吗?”

  “当然,你当然可以知道,巴克斯特先生。”

  “请你叫我戈登吧,叫巴克斯特先生实在太别扭了。”

  塞拉塔甜甜地笑了起来,“好的,戈登。您的妻子和门德斯先生现在就在主
人的卧室里,就在您这间卧室的紧隔壁。”

  “哦,就在隔壁吗?”

  “是的,就在隔壁。”塞拉塔又笑着说道。

  我呆呆地站在房间中央,不知道自己下面该说什么。

  “戈登。”

  “恩,你要说什么?”

  “我想让您看点东西,戈登。”

  “好的。”

  塞拉塔走向衣帽间,打开门,她扳动了衣帽间墙上的一个开关,然后后退几
步坐在床沿,并招手让我跟她坐在一起。当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对我说道:
“不会让您等太长时间的,请听。”

  我按照她说的,侧耳细听,刚开始什么都没有听到,但接着,我听到了!

  “您听到了吗?”塞拉塔问道。

  “是的。”

  “您听到什么了,戈登?”

  “呻吟声,我听到有人在呻吟。不,不仅仅是呻吟声,还有尖叫声和咕哝说
话的声音。是路易斯?我妻子?”

  “不是路易斯,戈登。他的声音像愤怒咆哮的公牛。那是您的妻子,戈登。
路易斯正在肏她,而她正在用那样的呻吟和尖叫释放她的兴奋和快乐。听到您妻
子被别的男人奸淫会让您兴奋,是吗?”

  “是啊,我非常兴奋,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她被他干了多长时间了?”

  “整个下午他们都在肏呢,其实,从他们到了这里,就一直没有停下来。他
们只是在吃晚饭的时候停了一下,然后又接着干起来了。在您到达的时候,他们
已经肏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感到非常吃惊,吃惊得无话可说。最后,我勉强挤出点笑容,咕哝着向塞
拉塔道了声晚安,告诉她如果我有什么需要,一定会打她电话的。

  塞拉塔满脸疑惑地看着我,说道:“戈登,您可以随时叫我,您可是要求您
所需要的任何服务。”她的手伸到我的裆部,隔着裤子握住我坚硬的阴茎,继续
说道:“这个地方是男人为所欲为的世界,您知道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我明白,只是我今天太累了,抱歉。”

  “不,不……,您没必要向我道歉,我只是个向您提供一切服务的女仆。晚
安,戈登。如果您感觉听着您妻子被肏声音很烦的话,可以关掉那个开关,这样
隔壁房间的声音就不会传过来了。”说完,她就离开了我的卧室。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大睁着眼睛,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虽然已经筋疲
力尽,但却根本无法入睡。隔壁房间里床铺的吱呀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我妻
子的呻吟的呻吟声,不绝于耳,做爱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直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才逐渐平息下来。

  可是,隔壁只安静了大约5、6分钟,就在我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嘈
杂的声音再次响起,很显然,路易斯再次进入了我妻子的身体,巨大的撞击让床
铺再次发出吱呀的响声,并伴随着我妻子的呻吟了尖叫声:“啊啊啊啊……,噢
噢噢噢……,喔喔喔喔……”

  听着这样刺激的声音,我的头脑里浮现出我妻子被路易斯猛烈奸淫的惨状,
我似乎看到他那巨大的阴茎正一下下捅进我妻子的阴道里。这时,我听到我妻子
的说话声:“肏我,使劲肏我,捅我的阴道,使劲捅,使劲砸,捅烂我的骚屄,
我的情人,你好好用我的骚屄吧,把你的精液射进来,射给我……”

  终于,在这样淫秽的声音和气氛中,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到了后半夜
的时候,我再次被吵醒,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4:10了。我又听到了我妻
子的呻吟声,我躺在那里,重复着先前刺激的感觉。到了4:25的时候,我听
到床铺的吱呀声比刚才大了许多,我知道他们又开始向性欲的顶峰冲击了,肉体
的碰撞声,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和床铺的吱呀声响成一片……

  咳,真是太刺激了,我现在非常想要塞拉塔,我很想现在就肏了她,但是,
我觉得在凌晨四点给她打电话有些傻,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我将自己的
头捂在被子里,将我妻子的呻吟声和其他嘈杂的声音都隔绝开来,又慢慢地睡着
了。

  第二天是周六,我终于见到了整整一晚都在被路易斯奸淫着的妻子。她微笑
着迎接我,合身的短裙、4英寸高的细跟高跟鞋以及漂亮的珠宝首饰让她显得容
光焕发、高贵娇媚。她没有穿袜子,乳罩的形状在高耸的胸脯上隐约可见,她应
该没有穿内裤,浑圆的屁股非常性感迷人。一夜的性爱并没有并没有在她的脸上
显现出疲惫,反而让她更加神采奕奕,看来保拉非常满意在路易斯家的生活。

  路易斯简单地跟我打了个招呼,告诉我他计划带我们夫妻去游览智利的一些
名胜。大约上午11点的时候,路易斯、保拉和我坐上路易斯的豪华轿车,离开
他的庄园,行驶在安静的乡村道路上,车窗外的景色真是美丽如画。

  “今天,我们首先去参观智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勃罗。聂鲁达的故居。聂
鲁达是智利最著名的作家,他热爱大海,所以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很
特别的房子,作为他和妻子生活的家。他在那里一直住到1973年他去世,后
来,他的妻子也去世了,他们都埋在那栋房子旁边,长眠在他们所热爱的大海旁
边。在他们的故居里,陈列着许多与海洋有关的物件,那都是聂鲁达穷其一生所
收集的。我想,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有一个有趣的事实是,虽然聂鲁达非常热
爱大海,但他却从来没有乘船旅行,他总是坐飞机飞跃海洋。他热爱大海,但他
惧怕大海,有意思吧?”路易斯滔滔不绝地说道。

  了解和参观异国文化和人文总是很有趣的事情,我们花了两个小时倾听故居
讲解员的介绍,我们还看到了聂鲁达在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所穿
的燕尾服。

  离开聂鲁达故居,我们又参观了一家葡萄酒厂,后来我们得知那家工厂是门
德斯家族的产业。路易斯非常自豪地向我们介绍着那家工厂生产的葡萄酒,并坚
持让我们品尝了几瓶新酿的葡萄酒样品。我们参观了制造葡萄酒的每一道工序,
我觉得我们比一般的游客更多地了解了智利。

  从葡萄酒厂出来,路易斯请我们去一家海滨餐厅吃晚饭,他告诉我们那家餐
厅厨师的水平绝对一流。他和那家餐厅的老板一家非常熟,他们为我们准备了一
桌子非常丰盛的智利大餐——满桌子的海鲜,鲍鱼、龙虾、螃蟹都是刚刚从海里
打捞上来的,新鲜又美味,再加上餐厅自制的面包,实在让人垂涎欲滴。

  在吃饭的过程中,路易斯不断地与我妻子低声耳语,高声调笑,我注意到餐
厅老板和服务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妻子看。

  吃完晚饭后,路易斯把我介绍给餐厅老板的儿子,我们在一起聊了一会儿。
后来,路易斯要我跟他一起出门去,他说:“走,我们到外面去。从悬崖那看过
去,风景非常迷人,你一定不希望错过的。但要爬上那个陡坡对穿着高跟鞋的保
拉来说,是太困难了,所以我们不叫她一起去了。走吧,跟我走。”

  我跟在路易斯的身后,顺着狭窄崎岖的山路慢慢向上攀登,终于爬上海边的
一个小山丘,从那里可以俯瞰大海和海滨码头和刚才我们吃饭的餐厅。路易斯说
得对,这里的风景的确非常美丽,远处的大海和近处的海滨都是那么令人心旷神
怡,我简直就想从这里跳进美丽如画的大海中去了。路易斯不断地告戒我别离悬
崖边太近,他说那悬崖有好几百米高,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从山上下来,我们离开餐厅返回路易斯家。在路易斯的豪华车上,路易斯和
保拉并排坐在后派座位上,我背对着司机坐在他们的对面。路易斯的手漫不经心
地放在保拉的大腿上,他时不时地搓揉一下她的腿,一边若无其事地跟我们谈论
着农场、农作物和智利其他标志性的事物和景色。保拉的裙子在他的搓揉下不断
地抬高,她闭着眼睛任凭他的搓揉。他的手已经伸进她的两腿之间了,保拉分开
两腿,让他的手更容易伸进去。我已经可以看到保拉的隐秘部位,她穿着内裤,
是白色的。

  在我的注视下,路易斯继续抚摩我妻子的大腿,然后慢慢地将他的手放到她
的阴户部位,并把她的裙子拉起来,推到她的腰部。

  “喂,司机会看到的。”我提醒着他。

  “咳,你就别操心菲利普了。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这其实是他的工作福利
之一。”路易斯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我在座位上转了个身,看到菲利普将一面大镜子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角度,这
样他就可以很清楚地从镜子里看到后座上所发生的一切。保拉似乎一点也不介意
司机是否能看到她两腿间最隐私的部位,将两腿分得很开,屁股高高抬离座位,
任凭路易斯的大手在她的阴阜上奋力搓揉着,而我和菲利普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她的阴户。

  “你妻子的身体真是很敏感啊,戈登。现在让我们看看她的乳头是否已经勃
起了,好吗?”说着,路易斯的手指拨开了我妻子衣服上的扣子,并把她的衣襟
向两边拉开。保拉赤裸的胸脯马上暴露出来,她那36D的大乳房似乎比我记忆
中的更大了些。路易斯拉下她的乳罩,卡在我妻子乳房的下面,使她的大乳房显
得更加突出。

  “哈哈,果真像我猜想的一样,她的乳头已经翘起来了。”路易斯说着,一
边用手指拨弄着保拉坚挺的乳头,弄得我妻子不停地呻吟。

  “呵呵,好硬的小奶头啊,戈登,真的好硬,她已经非常兴奋了!”路易斯
将保拉的乳房抓在手里搓揉着,掐弄着那红葡萄粒般的小乳头。保拉的呻吟声更
大了。

  “保拉,把屁股再抬高点。”路易斯命令道。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沐海听风 于 2010-7-21 10:12 编辑 ]